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凛遥|赠老M】罗森塔尔

罗森塔尔

00.假想

如果我当初说出了那样的真心话,你还会离开吗?

FUCKING PERFECT 01

他看到的只有水。

无法给予承诺,却也无法隐瞒欺骗的水。

松冈凛正正视着七濑遥的眼睛,以及对方眼里的他自己。

无法抑制的烦躁,为的是对方眼中的,复杂的,又不仅仅只是他自己的情感。

那个时候他说了什么,七濑遥说了什么,已经并不重要了。

因为充斥在他脑海里的,只有不断否认的声音。

并不是这样的。他所期待的并不是这样的。

这样与那样又指的是什么?不过是因为不坦诚而互相伤害罢了。

伤害这东西本来就是双方的。

狭路相逢,或许是可以这么形容的巧合相遇。但是对于曾经亲密无间的伙伴来说又显得残忍。

但是他和七濑遥都不会在乎这种与竞争无关的事情,至少在松冈凛自己的认知里。

当他用比对方少花费在游泳的那几秒时间肆意张狂地笑着的时候。一丝恐慌不知从何而来却渐渐显露。担心比赛的结果对对方没有那么重要,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答案在七濑遥从水中抬头那一瞬间揭晓,松冈凛那一刻甚至屏住了呼吸。

满溢的不解与迷茫甚至带着些悲凉。对方眼眸里他能读到的事物。但他不懂。

还未深想,七濑遥已转身离去。

波动终会归于平静。

松冈凛有点忧伤的发现他犯了个认知上的错误,他其实在乎得要命。

FEELS LIKE RAIN 02

他在为了什么感到迷茫?

照映着真实的水中,却能看到那些铺天盖地涌来的回忆。

水,无论何时都一直被七濑遥所挚爱着。

掩盖不了什么,不如那可繁盛的樱花树,不知藏着多少欢笑与泪水。

那些掩藏在离别后面的,难以挖掘的,却无法不在意的————

也只能在水中寻找。

七濑遥在水中追寻到的宁静与自由,莫名地被打断了。

来人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必然不是陌生人,却也不知道如何定义,称为故人就仿佛切断了未来的一切可能,他不愿如此。

这样的特殊的存在,他一直注视的特殊的存在。

他们的时间被离别的洪流冲撞出缺口。

每一次只差些许。

七濑遥感觉得到刚刚好适宜的温度,谁的波动和旁边人的速度。碰到泳池壁后他抬起头,不由自主地将情绪外露,遇上的确实对方带着恐慌的眼神,七濑遥闭了闭眼,转身离去。

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凉意。

果然是不愿意离开的,无论是水还是谁。

为什么要离开,他总是想问问那个曾许诺过他万千风景的人。

如鲠在喉。或许是他害怕再次听到答案。

“不会再游了。”

 

FUCKING PERFECT 03

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到了这里。停留下来。很多他以为忘记的事物,却什么也没能忘记。

归根结底还是不想忘记。

一定会赢过他,松冈凛曾这样说过,但他也同样说过“FOR THE TEAM“这样的语句。

松冈凛站定在那棵长得与记忆中万般相似的樱花树下,着实茫然了一下。

赢不了赢不了赢不了。那要怎么办?

他对自己确实失望,也因此气氛懊悔。但他自己也必须承认他也同样在乎七濑遥对他的看法。

“不会再游了。”这是从他口中吐露出的话语,如果由遥说出来呢?

他虽然惶惶却莫名其妙地有着“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信心。

但是现在不想见到他也是真的。不想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所以先恶语相向。

对方丝毫不受干扰,自己最后却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在我眼里,你已经相当好了。”耳边一直缠绕着否定自己与其他的声音已然消失。

好似找到了寻求已久的答案。

怎么办?

一起并肩走向未来,就如此这般。

FEELS LIKE RAIN 04

他在哪里都能够一眼找到松冈凛。

七濑遥不知道该对自己这般特殊的能力抱有什么态度。

他看到他输了比赛。

但他也知道他会赢。

矛盾的却让人温暖着的情感。

因为一直注视着,所以非常了解。

果然还是应该为有这种能力而庆幸,当七濑遥看见站在树下的松冈凛时他冒出这样的想法。

在那些语言里,他知道对方的真心话。

因为啊,他一直是那个对他说过要带他看不一样的风景的最好的最特殊的人。

从未改变,他只是稍稍离开了一会儿。

现在他已经回来。

为什么离开这样的问题现在已经可以脱口而出,却也没了意义。

无须纠结于此,不如将问题换成

“你还会离开吗?”

05 真实

   “不会再分开了。”

梦境一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