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初识之礼|赠亦竹】相见欢

相见欢

胭脂泪①

女子的梳妆台上,摆着如同鲜血的胭脂。推门而入,女子穿一身白衣。

红与白,女子静静对镜梳妆。一袭乌发轻轻散落。

白与黑,镜子中映出女子姣好的面容。玉腕轻轻拾起胭脂,一作红妆。

窗外传来悠扬的音乐,喜悦却又冗长。

流年转,红颜换。如今你已不再是和我共欢歌的少年。

女子精致的桃花眸落下一滴泪,晕开了那胭脂的红色。

胭脂泪②

街上一片繁华。被红色装饰的各种店家。那女子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

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女子依旧往前走,丝毫没有回头。

没有一丝眷恋,也没有其他人注意。

就像甩不开的回忆一样,静静地被遗落在某个角落。

胭脂泪③

女子沿着路继续向前走,伴着音乐声。她突然停在了一个地方。

不像其它店家那般喜庆。很朴素的木质大门。那女子轻轻推门进去。

“我回来了.”

相留醉①

店门上的牌匾雕刻着书写漂亮的几个大字“相留醉”。一青衣少年推开门。

“请问您要什么布料?”是独属于少女的清丽声音。

那少年微有些怔忪,未出阁的少女。

像是看出来少年在惊讶什么,那少女眨了眨眼睛说:“我爹娘都出去了。所以

留下我看店。我复姓上官名留醉。”

这下少年的惊讶更大了,很少有女子这般自报家门的。但出于礼貌

他微微欠身“在下相少维。”

“你为什么要来这家店啊,这里是女装啊。”

“那在下。。。”开朗的女生一笑打断了男生的措辞

“你多大就在下了啊!”完全没有女子应有的矜持。

这便是初识了。

相留醉②

记得那时年少。两人忽然就不知莫名的熟稔起来了,也许是因为好奇,站在大堂内不可开交的聊着。

“是因为你叫留醉所以这家店才叫做“相留醉”?”

“也许是吧我不知道。反正爹娘很疼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少年缄默了一阵。

“你看咱们名字合起来就是相留醉了呢!”留醉忽地叫起来。

“是啊。”

“。。。。。。。”

因为,曾经年少。因为,那时年少。

有些懵懂的情愫开始生根发芽。

相留醉③

那场相遇之后。上官留醉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是少年的名字----相少维。

少女慢慢成熟,他们再次相遇已是一年后。那是个寒风萧瑟的冬天。

她被父母派去给丞相府送丞相夫人的衣服。却没想到能再次遇见少年。

看到她那少年略带惊喜的眸子,留醉忽然有些悲凉地垂下了眼眸

是啊为什么就忽略了丞相大人的姓氏呢

反而更直观地看清了两人的距离。

可命运没有停止转动。

那晚上下着一场漂亮的雪花。上官留醉和相少维聊了一夜。

留醉不知道少年是怎样溜出来和她聊天的,

只记得那晚上少年微笑地对她说“我以后一定请你为我做嫁衣。”

而真正用上的时候,已是三年后,那时早已物是人非。

几时重①

上官留醉踏进门的那一刻,忽然有些想哭。

为何我还要为他做别人的嫁衣。

一个月前,当丞相府的公子要迎娶某个女子的消息传遍整座城中的时候,

她没有惊讶。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不是吗。爹娘在这三年离世,最后也没盼到女儿出嫁。

她在等,即使明知结果。

几时重②

迎亲的队伍很长很长,相少维骑在马上,心里忽然有些悲凉。

父母之命,怎可违。他一瞬间忽然想起来·留醉的嫁衣,忽然顿住,如今

究竟是要还是不要呢?

相少维拉着缰绳的手忽然僵住了,去看看吧,就当个留念。

几时重③

上官留醉把曾经还叫做“相留醉”的店,轻轻转了一圈。

最后停在了大堂

“在下相少维。”

“是因为你叫留醉所以这家店才叫做“相留醉”?”

“是啊。”

留醉默默的从衣服里拿出一把匕首,忽然发现自己落下了东西。

算了,就这样吧她嘲弄地勾了勾嘴角。

相少维去迎亲的路上,不知怎样忽然注意到了地上的素绢,

绣着相见欢这三个字,还有极其熟悉的“相留醉”的标记,

他没有来的心一颤。不顾整个迎亲队伍,他快马加鞭,到了‘相留醉’

推开门,忽然泪流满面

上官留醉以残蝶的摸样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那一袭白衣,形如嫁衣。

仿佛看到了少年当时的模样,留醉微微笑了

“相见欢”

完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