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八月兴风|赠灵芝|第一年】Cross the light

Cross the light

-----透过光芒-----

PART.A

青芷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她不知道光是什么颜色的。那样清澈透明的颜色,永远无法在她脑海里投下影像。因此她永远窝在孤儿院的昏暗角落。

是谁剥夺了你享受光亮的权力?没有谁,我只是习惯一个人沉睡在混沌的黑暗中。

青芷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却无神。她眼底的高光不知聚焦在了何处的远方。

没有人愿意关心一个盲的孩童。这是青芷在孤儿院学会的道理。

“阿芷,为什么不努力让别人关心你呢?”这样问的人是她的哥哥。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却将她的生命点亮。

 “呐,哥哥,你就是光。”答非所问。然后是落在她头顶的轻轻抚摸。

青芷记得那一天,一向嫌她麻烦的孤儿院阿姨用了与平常截然不同的温柔语气叫她起床,然后帮她穿上衣服,带她走出房间。“这就是我们青芷,特别乖。从来不闹。”孤儿院阿姨从来没有这样夸过她,青芷无端地心中升起一阵厌恶,甩开阿姨的手就跑。然后有脚步声紧跟其后。对方显然比她快了很多,一把抓住她的手,陌生的温度烫的她有些想流泪,却流不出来。

阿姨和陌生人的对话仍在继续“眼睛瞎的。”这样的字眼精准无误地进入了青芷的耳朵。

“妈妈,我们就领养她好不好?”

“好吧,依你的。”

那般遥远的距离,“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颜澈。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哥哥了。”

“我叫青芷。青色的青。夏天开白色花的那种植物的芷。”

稍显啰嗦的句子。颜澈突然明白了他那妹妹对整个世界颜色的渴望。

“阿芷。”

“嗯。”

PART.B

“阿芷,长大想做什么呢?”简简单单地一个问句却难倒了青芷。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憧憬未来?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渴望温暖?可青芷不奢望。我还能做到什么?

“我想画出整个世界的模样。”仍带稚气的理想。颜澈笑了笑:“嗯。阿芷你一定可以的。”

这样的目标,青芷只和颜澈说过。

因为哥哥是唯一一个相信她的人。

“阿芷,你画的画真的很好看。”颜澈这样说着。青芷想他应该是笑了。

“真的吗?”带着些许期待的语气。

青芷不知道自己用了怎样的颜色画出了怎样的画作,她只知道哥哥的声音带着快乐。

她同样也不知道颜澈用了怎样的大的心力才稳住声音。

画布上一片金黄。全是光的颜色。

因为哥哥是唯一一个支持她的人。

因为哥哥是唯一一个关心她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青芷知道她的哥哥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

很久很久以后,青芷知道她的哥哥是全世界最最自私的人。

PART.C

有一天,哥哥不在家。不知道去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有一天,哥哥回来了。很奇怪地对她说阿芷你会好的。

又有一天,哥哥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

没有人在给她颜料细心地告诉她颜色。

没有人在无聊的时候耐心地陪她说话。

没有人在她画完画热烈地捧场。

没有了,都没有了。

然后收养她,哥哥的母亲带她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很奇怪的味道。

“就是她。”“是。你们能不能快点做手术。做完我还要去解除收养关系。”青芷默默地低下头,哥哥呢?哥哥去哪里了?

然后是手术,青芷全然不知情,却极其配合地躺在手术台上。医生为她包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你就能看见了。”

阿芷,你会好的。

那是少年给他不幸妹妹的希望。点亮她的世界。

PART.D

“今天我们请来的是著名画家---青芷。”一阵如潮的掌声,青芷微笑的走上台,迎接台下无数的闪光灯。节目开始就绪。主持人先预热了一会儿气氛,接着单刀直入地切入主题。
“青芷小姐,我们这期的主题是光,您也因为这幅画作成名。”

那是怎样的一幅画作呢?温润的笑着的少年,以金色为主色调,以青白色点缀。

青色的青。夏天开白色花的那种植物的芷。

哥哥,你就是光。

当太阳的光芒斜射到医院寂静的白色墙壁,投下阴影。

那时我才知道,哥哥你得了绝症,而遗愿却是把眼角膜捐给我。

那时我才知道,一向对我很关心的哥哥有多自私。

我不要整个世界的光亮,我就要哥哥。哥哥你是我的光。

“是怎样的机缘让您创作出这样的画作呢?”

“因为那是我哥哥。”

我印象里以哥哥名字命名的光。

保佑我一路光芒万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