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瓶邪相关】时光邮寄

时光邮寄

 

【Stamp】

没有邮票的信是寄不出去的。

连明信片也不可能。

每当吴邪寄出一封信的时候都会这样想,然后不可避免地回忆起当年。

其实当年是个怎样的概念他自己都不清楚。

暂且用当年模糊了时光的界限。那段时光有他,有张起灵。他们曾一同漫步在拥挤的步行街上,他记得那时他塞张起灵满满一怀的东西,记得张起灵面无表情地逼他喝下北京豆汁的样子。

“如果有缘,能在时间中留驻过,邮票又算什么呢?”

低沉的声音,有着商家带有的号召力,引得后面的小女生一阵叽叽喳喳,完全忘记了是她们提的问。

他想起了。

那个时候他和张起灵都停下了脚步。

 

【Date】

吴邪记得自己怔怔了片刻一直未挪动脚步,等回过神来,扭头叫了声“小哥。”却已然见不到对方的身影,一瞬间他有些慌张忙在周围寻找。

有的人在寻找时未能找到,却终究值得你穷尽时间。

“走吧。”背后响起的声音,百般熟悉。

张起灵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小哥,你去哪儿了?”对方没有答话。

吴邪拽着他走进那家名叫“时光邮寄”的店,人很多,大多都是少女情怀满棚的女孩子。

吴邪从老板那里取出了一个信封,“小哥,今天几号?”

他已经习惯了张起灵的陪伴,从未想过离别的场景又是如何?

最终忘记了告别。他勾画了十年,预支在十年之后。

“5月20日。”

那年那月那天他这样说。

 

【Address】

笔尖停顿在地址一栏,吴邪犹豫了片刻,写下了杭州西泠印社。老板戴上眼镜,狐疑地看了看他和张起灵,最终没有言语。

吴邪扭头冲张起灵笑了笑,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你还会在这里吧。”

似乎没有听见。吴邪最后下了这样的判断。

“明信片是随机抽取的。”

咔哒。

吴邪像是听到了相机按下的音响,被湮没在一片喧闹之中,在这个木匣里。

谁会记得你们曾经停驻在这里?

甚至连你们自己都不确信何时拾起。

 

【Sender】

他在寄出者的位置上写上了“吴邪”,然后在自以为张起灵看不见的角度在收件人的位置上写上了他的名字。

吴邪将笔还给了老板,刚要转身,听见对方说“不用加点什么吗?”

又递给他了那支笔。

‘我爱你。’

如果十年后还能在一起,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爱你’。

可惜我已经丧失了这样的机会。

至少我们都明了。

 

【Receiver】

十年的定义太模糊。连回忆都模糊不清,惟有离别异常清晰。

五年前张起灵不告而别。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的邮件。”

回忆戛然而止,吴邪忽然觉得悲哀,那张明信片的主人早已不在这里。

跨越了十年的时光,他恍然意识到当年留下的不过是个无效地址.

本来没有他这里就终究只是被时光遗忘的荒芜之地。

他抽出信封中的明信片,厚度似乎不太符合想象,掉落在地上。

两张。明信片上他笑得灿烂,张起灵眉眼间竟也稍稍有了笑意。

一张是他自己亲手写上的字迹,而另一张来自他所有的思念。

我爱你。在岁月中蔓延的乐章。

没有邮票,确实有缘留驻在时光中。

即使隔了那样久的时光还是寄到了河的彼岸。

那条名为十年的河承载万千感情。

你在哪里,张起灵?

你。在。哪。里。

 

【Sign】

我固执地以为他活着。

再见了,张起灵。

再见了,吴邪。

时光本身就是个温柔的谎言。

 

                   

                                                              【FIN。】

 

后记:

这次的梗是昨天晚上收拾东西看到自己有好多明信片,从来没寄出去过的时候冒出来的。南锣鼓巷是真的有这样一家店,不过店主的话以及随机之类的都是作者我编的,其实我挺想买的呢。如果有长评的话,我会把自己的部分明信片送给你们XD   谢谢观赏。

 

                                                             杏儿

                                                            2012.1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