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瓶邪相关|赠阿萌】弄迟

弄迟

文|杏儿赠|阿萌

【一】

很多事情会随着时间被淡忘。很多时间会伴着命运被限制。

青铜门内张起灵那十年完全符合条件。

道上逐渐淡忘了“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张起灵,却有雷厉风行的吴小佛爷声名赫立。

总是会改变的。

人各有命。吴家小三爷在吟了一口茶后,这样对了故友的疑问。

哪怕能够淡然处世波澜不惊但在十年后仍杳无音讯的张起灵的影响下,依旧冲动。

在去长白山的路上,胖子揶揄他,或许只是不愿看到他路上的沉默,不愿再次验证时光的改变。

“不是说过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吗?天真?”故友还是叫他天真,固然这样,但有些改变仍掩藏不住。

他是懂对方的意思的,懂得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时光并不是虚假的。他看着前方已经越来越近的雪山,觉得再次被连成一片的白色刺激了。

吴邪笑了,像是对刚才胖子的回话

“那是我的命,却不是他的命。”

【二】

最后自然是无功而返。他再次坐在杭州古董铺里喝茶时,突然想起张起灵曾经说过的话,映着青铜门华丽又暗藏秘密的花纹。

“再见。”像张起灵这样的人若不想要出现,一般人绝对找不到他。

那么我是否算是一般人呢?

你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联系。

可我还是找不到他。

少年心性喜酒,岁月中慢慢沉淀就又好茶。

在这十年里从未有过的悲哀席卷,在这八月将尽九月即始的温吞天气中,茶香弥漫间,

吴邪觉得有些疲累,阖上眼,眼眶中略有酸痛。

【三】

故友再次提及张起灵的时候,吴邪怔了一下。似是努力遗忘却越来越清晰的样子。

适得其反。

故友说找到了黑金古刀的痕迹。然后他便意识到所有的沉淀都丧失了意义。没有指派伙计,自己直接上阵。

等他再回过神时已经在了火车上。

那时的他沾上火车并不柔软的垫子便能睡着,再被胖子的呼噜声潘子骂他的声音吵醒。

那时总在他对面的张起灵一直睁着眼睛,纯正的黑色。

也是件古董宝贝吴邪记得那个时候他自己这么想过,质地纯正之类的,附加了许多形容词。

好想带他回家。

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安眠,胖子的呼噜声还在,其他的却消失在长河中了。

半夜他睁开眼,对面空荡一片,融入夜色当中,什么都看不清楚。

好想带他回家。

但吴邪也有不知道的事,就在张起灵还在的时候,不知是记忆里的哪一趟列车。看着倒头就睡的他,张起灵对着要来叫他吃饭的胖子说

“他太累了。”

或许现在他才是累了。

【肆】

拿着张起灵的旧物时,已经十五年了。

“小哥的时间观念不应该太强不是吗?”他这样安慰自己。

可像张起灵这样的人每一秒他无法铭记于是愈加珍惜。

这是他又退回了与张起灵初始时候的心态。

擦肩而过。戛然而止。走在喧闹街上与其他行人不同。

“小哥,你迟到了。”

依稀晨光间,他停下了脚步。

好似微微勾了嘴角。

                                         【FIN】

后记:

阿萌生日快乐!!!!迟到了这么久真抱歉【这跟文章主旨重上了哎【够

本来以为太久不写瓶邪会生疏结果发现爱在那里不变【滚倒是异常顺畅。

希望没有ooc希望你喜欢QWQ

                         杏儿于2013.7.6

【2013.6.29】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