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相逢即缘|赠阿璇】梨落

梨落

高山·一·无休

很久很久以前,在落桃的记忆里,有着语音清泠的妹妹,有着绯衣自信的少年。

很久很久以后,在落桃的记忆里,只剩下那棵梨树。那是唯一见证过岁月流逝的梦。

“我是梨花精哎,你不怕我?”“现在是二月,再怎么开不是杏花就是桃花。”

“见识短浅。”谁的声音在耳边不止的循环着,又倔强与记忆分离。

那是少年第一次见到落桃如此慌乱。纸窗被映出窗外漫天红光。少女不受控制的冲向大火,在她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火海之间时,少年好像听到了少女呢喃轻语

“你说得对。”

我不是。

流水·二·不止

云临以为镇里安宁的生活会一直下去。可那一场大火,葬送了所有。包括过去瞬息度过的时光。他总有莫名其妙的自信说命中注定,说情深缘浅,说时光作祟。

“相公,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

“阿临!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

句式工整。声线重叠。物是人非。

桃①

“奚梨,我们可不是那些整天不消停的桃花精,不用总迁就她们。”

“你不是我姐姐,你不懂。”注①

真相离你们太近,却全部不堪提起。

 “你呀,不用回家吗?”“反正也不是真正的家,回不回去有什么意义。”少年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哪有你这样的?”“本来就是啊,”落桃不客气的拿了个梨子开始吃“这不比桃子好吃多了嘛。”

“你这是自相残杀。”

“。。。。。。你不是不承认我是梨花精吗?”少女眼睛弯起,带着笑意。

“无所谓。”云临瞥了眼自顾自笑着的落桃,转身。

“要不是还有妹妹,我早就懒得和桃花精打交道了。”

少年似乎无奈的笑了笑,“行行行,落桃大小姐谁都待由着你。”

不出意料少女回击“那我给你讲讲,小云子给我倒杯茶。”

那时候有阳光透过薄薄一层的窗纸映出朦胧的景象,笑语环绕耳畔。

那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

花②

桃花总是要比梨花开的艳丽些。许久没见过落桃的云临抬头看了看开得正旺的桃花,摇了摇头。

其实他没说过他反驳落桃梨花定论的原因,只是觉得她带着朝气。

然后好像又过了很久,

镇里商贾的儿子死了,有个除妖师说是花妖。当谣言传进云临耳朵里的时,他并没理会,

与他何干呢?

与她何干呢?

劫③

一切都是以为,以如果为开头的条件句式。

落桃是笑着说自己是梨花精的少女,落桃说过即使梨树开败了也是她和妹妹的根,落桃说过她妹妹非常重要,重要到她甘愿寄人篱下。

但这样的理论从根本就是错误的。

云临的眼睛被火光照耀的有些刺痛,这样的想法钻入他的脑海。

或许那不是她的亲妹妹,或许她不是梨花精,

终究一语成谶。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落桃。

落桃,落桃。

终究无可奈何。

殇④

后来云临知道落桃的妹妹叫奚梨,也葬身于那场大火。

大火烧到梨树,更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样也好。

那是落桃的信念。

“公子,打扰一下请问。。。。。。”

他看到一双明亮如初的眼眸。

FIN

  • :出自《桃夭》【即阿云生贺】

后记

阿璇我错了害你等了好久。其实这篇HE,BE仍有待考究。其实主要是解释一下整篇文章【唉?】

《桃夭》【即阿云生贺】里是写奚梨和那个除妖师的故事,理所应当的BE了,这里把桃夭里的疑问一笔带过解答了一下。有时间会把完整故事打上来但其实和这篇没有什么剧情影响。

就是其实可以理解云临的妻子是转世的落桃【这种神奇的理解= =】。最后迟到了两个月的生日祝福~

【PS:其实小云子什么的是我的恶趣味啊哈哈】

                                                 霏 2012.10.5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