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冲斋相关】空城

空城-------Travel through your wish

With the sky falling down , inside crying save me now.

太迟了。惟留下一介空城在心里荒芜。

城已空,墙已破,人已不在。

梦已醒,泪已干,情已不再。

  • 骗局

  新选组是漂浮不定的存在。冲田总司没有对人说过他喜欢在各个地方游荡,时光走得太快,快到他只能看到刀锋的光芒和敌人的血光而无暇顾及路旁的风景。所以冲田总司想完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旅行。

“要不要去旅行?”斋藤一抬头看了看为他挡住阳光肆意笑着的少年,毫不犹豫地接了一句。“不。”冲田总司笑容有些僵住,没有像以往那样嬉皮笑脸说着阿一你真绝情啊之类的话语,反而沉默下来,嘴角敛起的弧度渐渐与阴影融合在一起。斋藤一莫名的有些后悔。

你不顾一切的向前走去,我驻守原地,直至你的世界再也容不下我的身影。

  “去旅行吧。”不再是含有不确定的疑问句,脱胎换骨成了肯定意思的语句,再次回响在斋藤一耳边。

  “好。”

没有起因没有规律的对话。          局面完全失控。

我们要去哪里?                    那是精神的寄托。

甚至连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错或对?

是或不是?                        再见。

  • 奢望

   斋藤一有着一副极好的记忆力。他甚至可以说出他曾经做过的每个任务,画面中的共同点是冲田总司。一直存在于斋藤一回忆里的冲田总司。“去旅行吧”冲田总司在那之后再也没有提过旅行。这是否只是一时兴起的提议?还是一人的一厢情愿?

可是斋藤一答应过的,不如说是承诺。

   办不到的承诺即是束缚。就像打开城门要先解开的锁。

   违约的人究竟是谁?所有钥匙一模一样,但只有你是真正属于我的一把。

   他忘不掉。

   “新政府军若从这里进攻,我们则……”土方岁三指着地图,房门忽然被拉开,然后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脸抱歉的少女,斋藤一一瞬间看到土方副长的面部线条渐渐柔和下来,与外面的夕阳相映成辉。他听到冲田总司在他身后重重咳嗽了一声,转头,看到对方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指了指门外。这是只属于冲田总司和斋藤一的默契。无法形容的默契。很多年以后,斋藤一依旧觉得冲田总司和他有种莫名的联系,他望向小指上如同红线一般细细疤痕不置可否地笑了。“那么先告辞了。”斋藤一起身错过别扭的两个人,刚踏出一步远就险些一个踉跄摔倒。“跑!”他听到冲田总司在他耳边这样呢喃,来不及思考。他和冲田总司沿着未来奔跑,极其安心,毫无畏惧,完全信任。如果可以在一起就好了。“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斋藤一微有些错愕。

如果可以,不过是奢望罢了。

危险却诱惑的奢望。

相。映。成。辉。     相。形。见。绌。无法跨越的距离。

【三】错步

  “阿一,这里很漂亮吧。”冲田总司语气里是满满的孩子气和自豪,绿色的眸子灵动发亮,坐在草坪上肆无忌惮的笑。

  “嗯。”斋藤一看向火烧火燎的云。

那也是红色,侵入他们生活,渲染他们世界的红色。

“阿一知道我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吗?”

斋藤一迷惑地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冲田总司并未停止他的讲话,

“上次我们出任务有经过这里。”斋藤一怔住。

在斋藤一的认知里在,冲田总司不是这样细腻的人,他终究还是没忍住疑问。

“为什么想要去旅行呢?”

“因为不想错过。”冲田总司起身拍拍土,斋藤一抬头,忽然意识到两年前还与他一样高度的少年,如今已经高出他半头了。

也许在很久以后冲田总司这个人只能允许他仰望。

也许连很久以后都不用。

那样明显的分离,那样刻骨的重叠。

不想错过路旁的风景,不想错过每一场战役,不想错过你。

“该回去了。”冲田总司却驻足在前方,眼神不知飘向哪里,斋藤一转过身不解的看着对方。

“呐,阿一,你会选择哪里?”风送来冲田总司的话语。

他不明白却是下意识的“我会陪你。”

陪你走过岁月。陪你完成旅行。

“谢谢你,阿一。”来自冲田总司的感谢。

那一瞬间,斋藤一忽然明白了冲田总司看到了什么。

那是不远的未来。

【四】无声

新选组体检的日子即将到来,用朱砂勾起明显的日期。

斋藤一有些紧张,杀敌万千都没有的紧张。

冲田总司也将目光凝在了日历上。

我从未想过失去你,有许许多多我不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肺痨。”松本医生不乏惋惜的说道,冲田总司反而显得镇定。

“我还有多少时间?”“最多一年。你这样下去,可能连半年都撑不到。还是去静养吧。”

冲田总司笑笑“我不能扔下新选组。”

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是一种近乎愚昧的执拗。

生活还在继续。

“你最近可能会有一阵发不了声。”“嗯?”“嗓子有严重损害,慢慢调养。”“嗯。”又是平稳的声调。

“真是怎么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固执。”松本医生留下一份药方。

斋藤一狐疑地看向松本医生,对方已消失在门外。

口型张张合合,叛离了命运。

从此世界顷刻无声。

多歧路,今安在。

我答应他要去旅行。

我说过要给他一次旅行。

【五】如影

事情的发展永远太快。未等及反应。斋藤一对着身边走得急促的冲田总司动了动唇。声带处传来阵阵疼痛,嘶哑的“总司“这般艰难发声。在斋藤一的意料之中,冲田总司停下了脚步,碧绿的瞳仁微微睁大,充斥着一种名为惊讶的情绪,然后是慌乱,

“阿一你怎么了?”他忽然觉得好笑,明明冲田总司是长他两岁的,怎么还是小孩子心性。

因为是你。

摇了摇手示意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就是冲田总司,那就是斋藤一。

然后斋藤一无声地笑了笑。

世界被摁下暂停键,愿望被定格在时光里。

最后的平静,随后而至的是波澜不惊。

新选组节节败退,冲田总司肺痨加重,

重点落在近藤局长的死。

冲田总司无法控制心绪,怒气冲冲地冲出屯所,窜入他脑海的是错过是斋藤一突然爆发出的音调,尽管还是带着些沙哑,

在他听来无比熟悉且优美的-------------

“总司。”                                 一切恢复可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几乎就要放弃了。      为了那冷淡却细心的少年。

可他不能。              那未完成的承诺。

接着是异口同声的        哪怕是虚无的证明。

“一起去旅行。”         “一起去旅行。”

【六】并肩

 “帮我劝劝他吧。让他静养。”土方岁三抬起头对斋藤一如是说。雪村千鹤又一次推门而入,却在听到这句话时,打翻了茶杯,茶杯碎裂的声音在静谧的环境中无比突兀。“怎么这么不小心?”土方岁三皱了皱眉。

你不懂斋藤一对于冲田总司的重要性。

你不懂武士身躯下蕴含着怎样的力量。

你不懂。

不知何时斋藤一已经离开了房间。

“冲田总司。”斋藤一很少叫冲田总司全名。

所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不管你多么不想面对。

“你上战场吧。”斋藤一缓缓闭上眼。

“什么?”不可置信的疑问。

斋藤一却不想在重复,他怕他会忍不住放弃,冲田总司不受控制的叫出那人名字

“阿一。”

一个真正的武士应该死在战场。

为了荣耀,为了信念。

“如果你会回来,那么我就等你。”

冲田总司的目光定格在一脸平淡的少年脸上,

“等我回来。”

那么即将开始的是孤身一人的旅行。

心知肚明的事实,

所以我们不在轻言一起。

我只是习惯了以‘我们’作为开头,

可你我的世界,

早就分崩离析。

【七】试探

  冲田总司没有对斋藤一说谎,

他想这样他死后阿一不会埋怨他骗他。

所以冲田总司从来都选择隐瞒真相。

土方岁三夸赞过斋藤一能把冲田总司劝去静养。

事实是一环套着一环的圈套,任由你试探。

冲田总司瞒着斋藤一,然后他们两个联手造出假象的布局,

假装我们都很好。

平静是为爆发积攒的力量。

冲田总司在静养的时候,给新选组寄过一张地图,用熟悉的笔迹圈出的位置。

没有其他多余的标记。

斋藤一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旅行的终点。

“会津是个重要的地方。”土方岁三顿了一下“不能失守。”

“江户也是。”

江户之战打得极为惨重,敌我双方皆损失惨重。

冲田总司死了。

他死了。

死。一切万物的终结。

雪村千鹤得到这样一个消息时,怔怔地流下眼泪。“土方先生不可以告诉斋藤先生。”

不可以,究竟能瞒多久?

“我知道了。”

少女的情绪渐渐失控,大放悲声,土方岁三拍着她的背。“我知道了。”这样重复着。屋外电闪雷鸣,黑压压一片,逐渐深入,在最后才开始下起雨。

磅礴的雨,洗刷了那满是鲜血与罪恶的刀。

最终逃不过覆灭的结局。

信上是熟悉的潇洒字迹,

‘请把我葬在会津。’任性的要求,暗红的已经干涸的血迹。

阿一,我没有骗你,我会回去的。

土方岁三起身,对着身旁依旧红着眼睛的少女说“走吧。”

终于到达目的地了,阿一。我却无法踏上归程了。

我有很多想和你做的事,可惜没有时间了。

我想和你看的江山如画,四季风景,风雨逍遥。

终是没机会了。雨珠顺着少年依旧带着些稚气的脸庞滑落。

冲田总司觉得那蓝眸理智的少年依旧站在自己左边,他努力转过头,勾起唇角

“阿一。”依旧期待着对方的回应。

这便是真相。

【八】足迹

  “冲田会带着另一路人马赶往会津。”土方副长的声音第一次有些颤抖,冲田总司会去可不再是那般笑着的少年。“你不用那么着急去死。”

  斋藤一低下头,不知道自己该给出怎样的反应。

知道此次战役将艰苦卓绝

知道自己将战死沙场,但是---

那里就是约定的地方了。

旅行不是要跨越多遥远,而是有谁在身边。

直至最后斋藤一才明白,那场旅行从他们相遇就开始启程,从未停歇,一直延伸到生命的尽头。

那个提前到站的人是谁?

是他,是你,是那些曾经爱过的时光。

武士是为信仰而活的。

新选组平队士们皆是如此。

阳光映侧出少年俊朗坚定的轮廓。

天已经晴朗。

泥土上的足迹清晰可见。

“他让我等他,”斋藤一抬起头,脸上的神色似曾相识,

眸色发亮,唇角勾起,就是那种名为‘冲田总司’的情绪

“现在我去找他。”深深植入了斋藤一。

不明所以的只有你。

【九】空城

 斋藤一满身血污的屹立在会津的城门口,城门大开,并无防守。四周异常安静。“小伙子。”斋藤一闻声回头“还不走啊,这城怕是都已经空了。”“打仗就是要不得。”老人自顾自地说着,没有注意到斋藤一已然泛白的脸色“你知道那新选组壬生狼那什么冲……”

“冲田总司。”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冲田总司的名号。口腔里满是血腥味道。

“就被葬在城东了……”剩下的话斋藤一已无心去听,径自向城东走去,

呐,阿一,我到达终点了。我回来了。

“啊呀,也不怕沾了煞气。算了我也该走了。”说罢,就拎了包裹起身离去。

斋藤一没走多远就看到阳光底下发亮的加贺清光,他膝盖不自然的弯曲,然后用手拨开浅层的土,随即越挖越深,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划破了他的手指,他却感觉不到痛苦,接着露出的是冲田总司的衣角,与当初说“去旅行吧。”“等我回来。”如出一辙。

冲田总司静静地醉在了浮生的梦中。

少年天才剑客冲田总司已经死了。

“总司,欢迎回来。”

却是有张纸条随风飘下,几经周转还是落到了地上。

有些泛黄,刻骨铭心的字迹。

一个字

‘终。’

终究是一起到达了目的地。

你想表达什么呢?一切终结?

周围似乎是有一些响动,再抬头,敌人已经呈包围之势向中间聚拢来。

那老人如今站在首位对他说:“他就是不战死也会病死,肺痨。”

“松本医生。”

没有连贯性的语言戳中了斋藤一的底线。

永远不要挑战武士的底线。

因为他们是为死而生的。

“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以为那药如此简单?”又是一场骗局,

斋藤一没有理会,抽刀,挥斩一气合成。

包围圈范围逐渐缩小,松本倒是寒意肆起。

刀光在空中划过,走得却是一个圆的痕迹,

至死也不肯错过的信念。

在一生中原地转圈。

仿佛是冲田总司和斋藤一的灵魂背靠背战斗,

在虚空中对他们发出冷笑。

全军覆没。手指上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斋藤一用刀支起疲惫不堪的身躯,

嘴角挂着的是与那人相似的清浅笑意,嗓子钻心的痛。

没有冲田总司的斋藤一是不完整的。

斋藤一看向远方,他的目光中有很多情绪,无一不是寂寞的。

当初的冲田总司就站在那里说“去旅行吧。”口型一张一合,

彼时的自己的自己是如何回答的?他应,

“好。”

黄泉路上便能一起欣赏彼岸风景了。

奈何奈何?终究沧桑。

---------------------------------------FIN-------------------------------------------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