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无须悲愿|赠亦竹|羽兰】SUNNY RAIN

SunnyRain

>>>>>>>>>>>>F.T

八月末,新学年开始的时间。夏季的燥热还未褪去,即将迎来的是分班考试。“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高三的学生了。”最后班主任以这样一句话作为了返校日的结尾。石兰默默起身,

背起她的书包,第一个走出了教室,空荡荡的走廊,班级里不一般地喧闹。

石兰的家离学校并不远。只经过一条马路。马路上只有数量微少的车辆。是整个桑海的一个小小缩影。市政府却不知怎么想起建了过街天桥。就比如石兰头顶上投下的大片阴影。石兰一直是走人行横道的,老旧的信号灯依旧一秒一秒地闪着,80秒的时限。信号灯由红转绿“滴答。”感觉到有水滴溅落的石兰抬起头,光芒万丈的太阳不可忽视,太阳雨?她却没有停下脚步,是该给这个夏季的无雨画上句号了。“哗。”一道水帘浑然天成,石兰再次抬头,看到过街天桥上举着水杯向下倒水的男生,石兰眯了眯眼睛,同样的校服,石兰在脑内搜索了一会儿,确定她没有见过这号人物。信号灯发出嘀嘀尖锐的提醒音,石兰收回目光,加快步伐走到对面。男生似乎踌躇了许久,准备道歉。可石兰早已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那是石兰即将步入的高三生活的伏笔。

可谁也没有在意。

>>>>>>>>>>>>S.T

分班的名单摆在学校大门口。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石兰略略一扫看到自己的名字所在的

A班,就错开熙攘的人群,向着教室走去。教室里空无一人,石兰挑了靠近门一排的最后一个,空调还未开启,教室里有些闷热。同学嬉闹的声音由远及近,她静静坐在座位上。缺少不了议论,诸如“她怎么那么冷啊。”“怪不得没有朋友。”之类的话语造成的必然结果,就是在新的班主任进班时,石兰的座位旁还是空的。老师大致看了几眼,决定学期初先这么坐着,不合适的再换。石兰没有表态,门外踏踏的脚步声有些急促,应该是某位迟到的学生。

戛。然。而。止。“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今年你都高三了,赶紧回座位听广播去。”班主任象征性地指责了两句,说罢指向了石兰座位旁的空位。少年逐步向她走来。是那天倒水的人。石兰在心里下了这样一个定义。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她,一脸抱歉。千篇一律的广播开始拉开新学期的序幕,男生似乎有些坐立难安,最后戳了戳石兰的胳膊,待石兰看过来的时候,少年开口“上次的事情抱歉了。”“没什么。”说罢又转回去听广播。“我叫项少羽。”课桌反射了些许光亮“石兰。”

那便是相识了。

>>>>>>>>>>>>T.T

“今年夏天怎么这么长啊。”“就是到了九月份还这么热。”全年级都在讨论这样的话题。过热的天气总会使人浮躁。化学老师吼了几次“安静。”也仍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开空调。”局面才得以控制,取而代之的是空调嗡嗡挥之不去的声响。石兰忽然觉得小腿一阵凉意。低头一看才发现空调在漏水。而化学老师好不容易才进入正题。一旁的项少羽感觉到了少女的异样,低声问“怎么了?”石兰看了他一眼,用白皙的手指指了指空调。“空调漏水?”“嗯。”项少羽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你做我这儿吧。”石兰没有言语,显然是拒绝的意思。项少羽也不在劝她,反而举起了手。“项少羽同学,与上课无关的问题下课再问。”“与上课有关。”“项少羽,我在上课。”“与上课有关。”“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啊?”

“我要跟她换座位。”“为什么?”“刚上完体育课太热。”石兰略带惊异地看着说话的少年。

因为如果说是空调漏水,你一定又会被推到舆论的中心。

班级里一阵哄笑。化学老师气得火冒三丈“这就是你的跟上课有关?你给我出去。”项少羽倒是很镇定地走了出去,临走前,微微笑着压低音量对她说“这样你坐我这吧。”

他其实是个细心的少年。

石兰看着少年渐渐模糊的背影,带着些暖意。

>>>>>>>>>>>>F2.T

明明说是高三的学生,可学校还是替他们组织了一个广播操展示。石兰向来对这种事情避而远之,于是一开始就申请退出。可项少羽的退出让石兰有些意外,男生们不是比较喜欢这种运动类还能出风头的活动吗?可是她不会问。或许在石兰心里项少羽和其他男生有了细微的不同。“你们两个不参加的,去搬水。”体育老师下了这样的命令,指着校门口的方向。石兰转身就走,项少羽急忙去追。他本来还在想女生应该拿不起这种成箱的水。所以当项少羽看到石兰一手提了一箱,且毫不费力地走上楼梯时,他忽然觉得有点儿冷。

“石兰同学,多谢你宽恕。”

“嗯?”

项少羽本来就是力气特别大的男生。几箱水他们一趟就搬完了。坐在教室里,反倒没有话题。树上的知了不再鸣叫,空调不再作响。“好安静啊。”“嗯。”说罢就又是一片静寂。

“开学一个月了啊。”石兰看向莫名其妙发出这样感慨的项少羽,

“石兰,”蓦然被点名的少女。

“和你坐同桌很开心。”

“嗯。”

一个月的同桌生活,我很开心。

>>>>>>>>>>>>T.B.C

“你们的目标都不够明确,连志愿上哪所大学都不清楚,你们已经高三啦。”放学之前,班主任又一次重复了“已经高三”这个事实。与那天一样,石兰第一个走出教室,沿着每天都走过的路再走一遍。依旧是时限为80秒的信号灯,依旧是数量微少的车辆,依旧是挡住阳光的过街天桥。“石兰,”还有70秒,她静静顿住。60秒。空闲了10秒的时间。石兰没有被阻碍似的向前走去,“我。。。”50秒。40秒。30秒。却没了下文。滴答滴答,等待许久的雨纷至沓来。真正的太阳雨。水珠反射出耀眼的光华和少年熟悉的身影,混淆不清。“喜欢你。”还有10秒到达对面。简单的连词成句。“所以你上哪所大学我就去。”石兰没有停下脚步,她知道那光华里不只是项少羽的笑意还有他的承诺,闪闪发光。石兰嘴角勾起清浅笑意

“嗯。”

阳光被叠进行囊的时候,梦想开始出发。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