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鬼白相关|春夜喜雨】说梦【无剧情?

#鬼白#八百年没写过手稿系列【病句的话一定是我的错【又是无剧情的风格

说梦QWQ感谢石头帮我打字【懒死星人 @stone-King20

说梦

>>>>>好雨知时节

  “白泽大人,桃源乡会下雨么?”桃太郎看着窗外无论何时都艳阳高照的天气,随口问了一句。再看向无论何时都没有千年神兽样子的白泽等待解答。对方却僵住了煮药的手,即使只有短暂的一瞬间,却清晰地定格在了时光里。随即,他的动作熟练又漂亮地将药称好,却只留下了背影给桃太郎。听着他的声音依稀如往常一样,带着笑意。

   “有啊,在梦里会下。”

   真是糟糕透了的回答。白泽用余光扫到对方有点担心的神情。为什么不用“不下雨哪里来的桃子?”这样的话搪塞过去,或许还可以调笑几句,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沉默。良久的沉默确是煎熬。

“所以白泽大人在胭脂粉味里还可以梦到下雨啊?是造孽深重所以要洗刷一部分么?”

 白泽愣了愣,然后笑了出来。眯起眼睛,反倒看不太清楚神情,但显然对这样的问句没有准备。

“桃太郎君,这样说可不太好。”

他不知道。白泽所担心的尴尬和他所说的完全不同。

倒是有点做贼心虚的意味。

白泽弯腰取了几味药材,抛罢在锅中,开火的时候,火苗摇曳,他想——

他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

>>>>>随风潜入夜

正是人间四月天。

天堂,地狱没有季节可言。超脱于时间之外,却又处于时间之中。犹如那一层层叠加漫无终点的地狱。

“鬼灯你…哈哈哈哈,总感觉你去阿鼻巡逻一次就老几百岁啊!”

“活了几千年什么都不记得的家伙又有什么可说的。”

然后势必又要挨打了。地狱叠加的是刑期,二位大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

这时候千古神兽保证回头冲发出感慨的人笑一笑。

“这是生活情趣。”

趣是有了,情却未必到了。

白泽一直是觉得鬼灯是讨厌光的。否则为什么一看到桃源乡的好天气就心情不好。

啊不,严谨到让人畏惧的辅佐官大人应当对这类事没有给予过感情。

啊对,他讨厌我。

鬼灯在电视转播里看到了人间的一场大雨。

谷物滋润,来年丰收。

幸好他从未对此寄托过感情,否则他觉得这感情定是厌恶的。

如果当初下了雨呢?人总是要死的。截住了千万思绪。迥乎不同的问答句。

又不是像白猪一样的神兽,厌恶这样的感情只应给他。

啊,好像又该掉下来了。

“呐,白猪。”

>>>>>当春乃发生

“我讨厌你,鬼灯。”现在正是人间春季。春天春天!正是寻找女孩子的大好时间,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在这里做丹药浪费光阴啊!

“白泽大人,你这样说鬼灯大人可是听不见的啊。”

就是因为他听不见我才敢说啊,小小的腹诽了一下,白泽托着下巴盯着还缓缓煎熬的药。

“桃太郎君,你先看一会哦。”语罢他还伸了个懒腰“我再去睡会”这几天总是睡不安稳。

春夜。雨水。

桃源乡会在大家的梦中下雨。正值春梦,方向美好。仙桃啊,总应该是很甜的。

他又想起昨晚的梦境,鬼灯应该是鬼灯,或说他确定是鬼灯。他从远处来,带着滴滴答答的雨水,在他耳边低喃了些什么,他侧头看,路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梦醒之后,便是三更榻凉。

是梦,却不知道能否担得起好梦二字。反而觉得疲惫不堪。

“白猪你是三天没睡觉么?”鬼灯略显复杂的看着白泽。

“和姑娘们在一起,我哪里舍得睡啊。”近乎条件反射的回应给他,想象中的狼牙棒却没有落下来。

“好走不送。”转身看着离去的鬼灯,白泽不知为何的有些失落。

药香四溢,确实是治疗失眠的良药。

对于同样研究中药的鬼灯大人来说,稍微有点明显啊。

>>>>>花重锦官城

依旧是那样一个雨水混沌,夜色朦胧的梦境

身着黑衣,他从远方步步踏来,停在你面前,你向他身后看去,却诧异地发现,留下了一排被雨水浸湿的泥泞脚印。

他亲吻了你的眼睛——之后是温柔的雨水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晚安好梦”

          恍若梦境。

                                                               【FIN】

 

 

后续>>>>>晓看红湿处

白泽觉得仍处于梦境之中。

混沌洪荒之中,他只如一片孤舟,随着波浪叠层起伏。视线在他抑制不住的喘息间逐渐清晰,赤色条纹,正如挥笔泼墨一般的颜色。白泽自己的爱好。绘画艺术。

他正在作画,半褪在腰间的对方的长袍。他支起身,咬在对方的肩膀上。赤红与浓黑,再添一抹白色。

鬼灯感觉到白泽的衣服的布料滑过他的皮肤,由下至上对方的呼吸凝聚在他的耳边。

“鬼灯,”他几乎能想象得到神兽此刻的表情,

调笑的,眼角恰似含些许水光,与赤色花纹相辅相成。夹杂着些许情思。白泽似乎还没有结束动作,嘴角应含噙着笑意。唇角游移熟悉的药草。他所描绘的应是,只应是酸浆——鬼灯。

“白泽。”绘画水平一点也没有提高啊。但似乎并不是该说这句话的时刻啊,他如那日般亲吻了在这尘世间阅尽千年的眼睛。片刻后他要住对方的唇。黑白交融经渭分明。

给春天的夜雨徒增一抹暖意。

又是光,白泽缓缓睁开了眼,声音略显沙哑。“早上好”

到恰是一夜安眠,窗外春华暖.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