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杏

坚持信念单纯付出傲娇矜持外表姑娘表现爷们儿内心还是很姑娘的姑娘【BY:顾芝】
甘党
甜是正义!

【百年一梦】执

天啦我什么时候能不絮叨的写一篇文章QAQ絮叨死了没有剧情有剧情也是俗梗别理我QAQ而且ooc肯定有QAQ


执【cp:苏兰】

【不】

不应执念。

【忘】

他想起,他曾说过这一世他只是方兰生。

前世今生,本就无可执念。

他还了前世的怨,却又许了今生的愿。

到如今,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任性且对飘渺的江湖有着巨大执念的少年。

方兰生究竟该不该执念于他所以为的快意恩仇?

这个疑问的答案也许就藏在琴川十几年未变的夜色中。

夜空中星光明亮。又或许不是星光,只是琴川那条承载着无


数无法传达执念的河上映着的花灯之光。其中即将有着二姐的一盏和百里屠苏的一盏。

方兰生站在河边,安静地看着花灯随着河流飘荡。

他若是化为几缕荒魂是否也如这零星灯火般迷离?

星星点点亦是他早已习惯的孤独。

方兰生阖上眼睛仔细回想了下,十八那年他所走过的


旅程的中途他一直想要改变的就是他的习惯。

方兰生忆起百里屠苏看他的最后一眼,对方幽深的瞳色里分明是想表达什么。那如果是不舍的话他应该算是成功了一半。

那如果这时又要他重回孤寂,使事情变得残忍的难以接受的究竟是不是他方兰生呢?

他以为回到琴川一切就都结束了,他还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他不能。问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起初。

方兰生究竟该不该遇见百里屠苏?

他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灯火明灭间站立着等候他的夫人

和女儿,仍是蹲下放了第二盏花灯。

指尖点起略略微光,这花灯便似真的绽放一般,映出了万千风景。

曾经的万千风景。属于十八岁的方兰生的经历,属于二十八岁方兰生的回忆。

记忆之法,用情至深。

这法术本身就是种讽刺,接受回忆以前,方兰生笑了笑,却不似当年。

忘或不忘。

【初】

起初的时候,他还是琴川无忧无虑的方家少爷。

他在二姐的宠爱下越发地无法无天起来,离家出走也没有任何犹豫。

想想一路上他着实给同伴添了不少麻烦。

那时他向往的是行侠仗义的侠客生活又羡慕着所谓的与大侠执手比肩闯荡江湖。

花灯里盈满的是他那时无忧无虑的笑。

也并非无忧无虑。十八岁的方兰生的忧虑大抵就是为什么我做了好多却不招女孩子喜欢,木头脸什么都没做所有姑娘却都喜欢。

木头脸到底哪里好哪里好!

因为得出的结论是除了是块木头哪里都很好所以更加丧失了斗志的方小公子垂头丧气地看向他们的领队,对方在远处的晓光中愈发地显得独特了起来,他小跑两步站在百里屠苏身边觉得自己在日光的映衬下也一定特别英俊潇洒。落在山岩上的影子含着些许微妙的重合在一起,就像携手一般。那时他满心地要和大侠执手并肩,却不知道把自己放在了武侠小说什么样的位置上。

无数次的并肩战斗。

敏锐的方小公子那时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恐惧着什么的发生。

他想着还在琴川的时候他缠着木头脸想要和他斩妖除魔修习法术,那时候摇过他的手臂,靠过他的肩膀,趴过他的后背,还不停地招来对方看似不耐的眼神。

结局却没有任何改变。

唯独没有执手。方兰生想这对于两个男子来言着实奇怪。

可他印象里的江湖除了这点之外与现实中的江湖没有半点相似。

他执意走的这一遭,也给了他在琴川边放花灯的理由。

然而在十八岁的方兰生蹦蹦跳跳地走出琴川的时候,他已执上他和百里屠苏的命运之手,如此一来,便已成定局。

奈何沧桑。

【心】

寥寥数影,不过弹指一挥间。

他恍惚又回到了少年时,耳畔听到对方隐藏了不少温柔的声音——

依旧干脆冷冽。

“兰生。”

也许他有了问题的答案。悔与不悔,已成往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终】



评论(5)

热度(11)